全信网新2网舍信网 「对话」南京婚宴网联合创始人

 更新时间:2020-01-11 08:14:29

全信网新2网舍信网 「对话」南京婚宴网联合创始人

全信网新2网舍信网,在这一次的 cwic 2017中国结婚大消费创新大会中,南京婚宴网联合创始人赵雪阳可谓是收获颇丰。不仅企业获得了『金标奖 』授予的2017中国“年度品牌价值”企业,

荣获2017中国“年度品牌价值”企业称号

作为个人,也获得了 2017中国“年度产业贡献”人物 的称号;

荣获2017中国“年度产业贡献”人物奖

同时作为“同窗会”的成员,在这一年里为婚嫁行业的贡献也让他收到了2017年度“优秀团支部”的勉励。

荣获2017年度“优秀团支部”称号

问答

q1

一个成功的传统酒店行业从事者的为什么想到做互联网,看到了什么样的机遇?

赵雪阳:没有特定的说觉得这个地方机会特别多,可能是因为一些缘分的安排吧。以前做酒店的时候我不是在做销售的业务,而是在运营的方面,觉得一直在做的是重复劳动。虽然,服务客人有一定的成就感,但是对于一个野心比较大的年轻人来说可能觉得有点不合适。也觉得在外地不管是在美国还是在澳门,我的创业基础、人脉和资金还是太少了。决定回来,回到家乡。另外,我母亲本来就是从事互联网项目的,是“西祠胡同”的ceo,我回来之后和她学习了很长时间,在婚嫁的这个版块做了一些项目。正好赶上2012年,移动互联的元年,自己也开发了移动互联的产品。开发了几个以后,有了一些反思,很多互联网的产品未必是在婚嫁领域是适用的,很多闭环的理论、用户习惯等这些东西对于一个低频次高消费的行业会有一些不适应。

经过一年时间的历练,最终找到一个适合我去做的一个婚嫁互联网的切口。那自己本身又是酒店人,在和酒店各方面的管理层沟通起来比较好,所以就在这个地方找到了一个切口。从逻辑来说,酒店是一个前置性消费,他作为消费链的首端,它所占的权重都特别大,在做了这个之后,它可以延展开到整个婚礼行业的消费,他相当于是一种源头性的消费,所以在五年前,我觉他是婚嫁+互联网的一个切口。可能现在切口会更多,对于我个人的从业背景以及当时的视角看问题,所以选择了这条道路。

q2

在创业过程中您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是怎样解决的呢?

赵雪阳:困难其实年年都有,每个阶段有每个阶段的困难。有时候是对困难预计得不足,资金链的不足,业务环境不能迅速的打开,再加上团队还处于起步状态。刚开始的时候宴会预定平

台大家都是刚刚起步,没有可参考性,没有很好的绩效可以参考,也没有很好的工作流程参考,在市场上也找不到合适的人才,所有的一切都得从零做起。我们的工作流程、系统的开发、以及绩效的认定、人才的培养,都是要自己一手抓起来的,这是初期遇到的困难。紧接着,做的红火了,我们的资金流随着做的更大,可能还有成本的控制,再加上一些合作的打开,这部分的问题也解决了。以及银行的部分,在看到我们是五年里成长不错的一个企业,本地的几家银行也对我们做了授信,他们的补充也会缓解我们现金流的一个压力。

之后再碰到的困难就是大家在看到我们起来之后,这一块肥肉大家都开始跃跃欲试,可能就发生在2015年之后,由于我们也一直比较高调,和高星级酒店合作,就必须自己摆开一种比较高端比较时尚的的架势。大家就觉得你投资这么大去做这件事,你摆的这么高端,你肯定赚了很多钱,所以很多人就盯上了这一块。所以在那几年的时间里,资本比较冒进,比较狂热,开始这投一点,那投一点,可能三百万、五百万就出现了一些竞争对手。但是现在,资本反而冷静了,这也是一种好事了。

包括今年,“到喜啦”南京事业部现在归我们了,是一种合并联营。其实我们这么多年投入很多,但是真正的项目收割期一直被推迟,就是因为我们这么多的平台之间在相互竞争,不管是在流量端的竞价,还是在用户端的补贴,都打得很没有意义。其实到最后,用户习惯也没有培养成,而且我们整个行业也不存在重复消费,也不存在用户习惯的养成,所以我们做很多的补贴其实都是无效的,到最后我们还把自己的利润给打水漂了,所以我们去做合并联营,也缓解了我们和酒店之间的合作压力。我们不再消耗利润,那自然我们就有合理的利润,就不需要再把那些重负再压在我们的合作商上,所以一个环解开了,其他的环也都解开了,这都是五年的隐忍和“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一斧子一斧子凿出来的。

q3

在线下资源整合过程中,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赵雪阳:这得去深入市场,我们这个行业如果纯做一个互联网,那他就是一个伪命题,必须得是“+互联网”或者是“互联网+”,我们可能选择更偏重于线下的一个道路。

一方面,对于重决策的消费,必须对每一个消费者都是以贴身陪同的方式,也就是帮他完成这个决策,做好很多的知识储备和很专业的引导来完成这一步。合作商的选择这一部分,那也是需要我们运营者,比如我们的bd,包括我们自己来进行一个很好的筛选,以及很好的资源对接。那就必须要潜身下去,面向行业,对每一个商家都有足够的了解。其实,因为我也不做其他的城市,我们讲究的是区域的垂直、整合以及精细化的一个管理,深耕本地,那我就需要把每一个行业里的商家调查的非常清楚,他的前世今生,他和谁合作过,他以前是做什么行业的,转到我们这个行业,那他的dna是什么,他更擅长做哪一个阶段的,或者哪一个档位的产品,什么样的店,什么样的人,性格是什么,他可以和哪些商户发生一些关系,那我们把这些东西梳理好了之后,那整个行业的资源都被我摸清楚,以及资源与资源之间发生的联系也是由我们来做的。所以在这一点上,我们就作为本地,信息量最大、知识最多,必然也就是一个专业性的平台。

q4

在移动互联网的时代,未来会尝试进军app方面做产品吗?目前有什么规划和方向吗?

赵雪阳:曾经在12年的时候我做过婚嫁行业的app,后来我之所以放弃,是因为我们觉得app其实不是婚嫁互联网的一个解决方式,或者说技术产品类的东西相对来说,对于一个重决策的一个事情,它在商业闭环里并不是很重的一环。但可以使用一些技术零件,来进行流程的优化,倒不是完全去依托、依赖某一个产品他可以解决很多的问题。我们可能会在小程序上面发力。但是现在不管是看到同行做的小程序,还是我们自己研发的小程序,我现在觉得还是赶小程序这一波风潮,倒不是真的能去解决一些实质性的问题。

q5

ai时代的到来,对婚嫁行业的影响?

赵雪阳:这可能会是一个更大的变革,我们不是行业的颠覆者,也不是保守主义者,任何一个新技术来临的时候,我们可以作为它的推动者,因为我们握有行业的很多资源可以去带动整个行业去拥抱新技术。我目前还没想到有什么点能把它结合起来,如果说有高人想到了怎么结合,那我们会全力去推动的。因为现在主要精力和重点放在了平台的精细化管理上,对于新技术自己还没有做出尝试,也希望这个行业里有人能做到新技术的应用,比如说云摄影就是一个很好的,像这样的技术,我们我有资源就会把它推广到行业中去,大家能有一个更好的合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