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娱乐场网络赌博 腾讯:“克制性格”预留发展空间 千亿级业务持续放量

 更新时间:2020-01-10 18:41:53

君安娱乐场网络赌博 腾讯:“克制性格”预留发展空间 千亿级业务持续放量

君安娱乐场网络赌博,红刊财经 林伟萍 李健

编辑 李壮

腾讯三季报没有反映其递延收入,该收入规模为545亿港元。从游戏、网络广告等核心业务来看,腾讯业绩释放的可持续性是能够预期的。其中,游戏、广告和金融科技都具备营收千亿的能力。在估值方面,因为各种因素腾讯部分业务业绩难以释放,进而导致公司估值难以走高,但恰恰如此才给了当前腾讯一个较为“安全”的价格。

热门新品和海外市场爆发将保证腾讯游戏业绩表现

《红周刊》:腾讯三季报显示,公司营收同比增长为21%,其四大核心业务——网络游戏、社交网络、网络广告,以及金融科技与企业服务中,有三大业务存在增速放缓的现象。先看网络游戏业务,从2011年至2017年平均40.1%的增速到今年第三季度同比增长11%,国内网游市场份额下滑到31.1%。您对此是怎么看的?

杜可君(格雷资产副总经理、合伙人):今年三季度,腾讯的递延收入为545亿港元,这部分收入没有反映到三季报中,所以手机游戏财报显示的增速为25%,但真实增长我认为可以达到30%。

腾讯游戏明年的收入或进一步加快,因为收购的super cell可以并表了。

雪球大v@ricky(职业投资人):我对腾讯游戏的业绩也比较乐观,我预期四季度到明年上半年就应该会表现不错。因为三季度腾讯游戏的预收款出现增加,说明很多用户已经开始充值,这些收入到四季度会得到确认。而且从今年三季度开始,腾讯的很多游戏,如《和平精英》《龙之谷》等也都开始进入变现阶段,考虑到手游的寿命在1年左右,明年二季度之前,腾讯的游戏业务都将有比较好的表现。

叶桦(云一资产总经理):就腾讯而言,旗下的多款游戏正处于新老交替的生命周期中,《龙与地下城》《穿越火线》等很多端游进入运营末期,手游方面,《王者荣耀》的收入增速也在逐步放缓。但受政策因素影响,腾讯新游戏的收入并没有跟上,特别是被视为重要增长来源的《pubg:刺激战场》,在长达近一年的免费运营后,最终通过改名《和平精英》等一系列手段,才终于2019年的5月开始正式收费。虽然《和平精英》为三季度手游收入贡献了24.6%的增长,但仍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腾讯前三季度在游戏板块的整体收入。

腾讯游戏的未来发展需要多个方向的拓展与转型。如对于国外市场的大力拓展,目前,随着《pubg mobile》及《arena of valor》(王者荣耀海外版)在海外的推广,以及腾讯对于全球化赛事的运营,游戏海外收入接近30亿元,已占到整体收入10%,而四季度伴随着supercell的并表,海外收入占比将进一步提升。伴随着政策环境的整体转暖,以及腾讯超级ip下新手游产品的上市预期,腾讯在网络游戏市场的地位仍将处于不可撼动的地位。

头条广告爆发,但腾讯广告业务空间更大

《红周刊》:再看网络广告业务,腾讯网络广告过去十多年都保持在年均50%左右的增速,但今年第三季度同比增长为13%。这是哪些原因导致的?难道是业务见顶?

叶桦(云一资产总经理):首先,从宏观上看,随着经济形势的下滑,整个广告行业的增速都出现了放缓。

从渠道上看,腾讯占有绝对领先优势的社交广告领域依然保持快速增长,微信朋友圈的广告收入随着广告库存及曝光量增加而上升。简化广告格式及推出更多视频广告的库存,令移动广告联盟收入上升。受惠于日活跃账户数及广告曝光量的增长,以及新的插屏广告及视频贴片广告,微信小程序广告收入亦有所增加。但受到排播等因素影响,腾讯广告收入另一大来源媒体广告同比下滑28%。

从策略上看,短视频以及移动新闻成为了网络广告收入的前沿增长点,而这两个领域恰好是字节跳动(今日头条及抖音)的强势领域,腾讯也多次表示要发力短视频领域,并大力对于微视进行了推广,虽然效果不甚明确,但腾讯发力短视频的方向不会动摇,未来将结合其在社交网络方面的优势继续加码。

雪球大v@ricky(职业投资人):微信广告作为腾讯效果广告最大的“阵地”,未来释放利润的空间还很大,从投放的精准度、产品的创新度、广告位数量、客单价等都有优化的空间,所以现在“言顶”有点早了。

杜可君(格雷资产副总经理、合伙人):广告是经济的晴雨表,腾讯广告收入可能反映了宏观经济的“底”在哪里,只要预期经济稳中向好,那么其广告收入未来大概率只升不降。

《红周刊》:有消息称今日头条今年前十个月的广告收入接近1000亿元,这超过了腾讯481.77亿元的网络广告收入。可以说头条在“侵蚀”腾讯广告的市场吗?

雪球大v@ricky(职业投资人):“侵蚀”谈不上。对于今年的腾讯,即使再给它500亿的广告额它也消化不了,因为微信目前提供不了那么多广告位。微信在广告投放上很克制,不会贸然增加广告的投放数量,所以短期内超过今日头条的可能性不大,但未来空间是很高的。

腾讯云与阿里云“联合”开拓新赛道

《红周刊》:腾讯三季报的亮点在金融科技与企业服务,这块业务在2015年以前占比不到5%,今年前9个月占比提高到26.3%。该项业务未来几年的增速会否有进一步的提高?

杜可君(格雷资产副总经理、合伙人):金融科技未来会成为腾讯的重要看点,2018年腾讯的备付金收入超过30亿元,2018年四季度备付金收入下降为15亿元左右,今年一季度备付金收入清零,二季度、三季度也没有备付金收入。

相比之下,去年金融科技板块的收入很高,腾讯云在此基础上三季度依然增长了29.6%是很难得的。如果把去年备付金带来的收入减掉,今年前三季度腾讯云的收入增长大约在60%左右。

叶桦(云一资产总经理):从金融科技领域来讲,未来有更大想象空间的领域在于财富管理,因为金融永远是裂变的生意,更多用户资金流转和沉淀,促使平台金融科技服务增长。尤其是在财富管理方面,理财通用户数同比翻倍,将驱动总客户资产的增长,也带来公司收入的增长。

《红周刊》:腾讯云计算业务也保持了高速增长,虽然规模上逊于阿里,但增速上超过了阿里。您怎么看阿里和腾讯在云计算方面的竞争情况?

陈海涛(大湾汇投资人、私募基金经理):云计算至关重要,是产业互联网的抓手,而且客户的迁移成本很高,所以都采用了亏损扩大市场份额的策略,这也让第三名及以后的玩家亏损,例如金山云亏损严重。

云计算可以细分为硬件层/iaas、软件层/paas和应用服务/saas。阿里和腾讯在硬件层都很强。软件层方面主要在于做好开源系统,这也是做好云计算的前提。而在开源方面阿里国内第一,腾讯去年才开始重视,其他云计算玩家就相差太远。应用服务层面则主要比拼的是平时的业务能力。腾讯线上擅长游戏、视频和微信账号入口;线下有小程序切入各种场景,为用户提供便利的同时,方便第三方吸引用户。因此,很多创业者和中小互联网公司会倾向于选用腾讯云。而阿里则擅长电商、批发零售、跨境电商、金融和新零售领域,比较受政府和大型企业的青睐。

总体上看,腾讯阿里的云计算在应用场景方面都很强大,未来预计将呈现两强格局。

叶桦(云一资产总经理):腾讯拥有中国最大规模的互联网用户,在c端有众多触达用户的场景,从垂直行业入手,其云业务重点布局在游戏、视频、直播、电商、生活服务等泛互联网领域,更加倾向场景化为用户提供服务。

阿里作为国内云服务的领导者,其to b端的优势也十分明显,而且其底层技术与硬件架构相比腾讯更加成熟。同时,由于其在芯片领域的布局,未来类似于“含光800”(阿里巴巴研发的高性能的ai推理芯片)此类其自研的特定领域的asic芯片,将为其在垂直领域带来性能上的优势以及壁垒。

雪球大v@ricky(职业投资人):和腾讯云对比的话,阿里目前从布局、服务能力、团队能力、产品等都是市面上最领先的,整体比腾讯强很多。腾讯的优势在于有强大的小程序布局,企业所用的云计算服务器可能会慢慢转移到腾讯上面。但腾讯仅仅凭借小程序想要赶超阿里可能性不太大,因为布局、基础建设、服务能力等是比小程序更关键的因素。

腾讯当前股价“安全垫”较高

《红周刊》:腾讯近十年来的市盈率大体上在40~50倍之间波动,当前在33倍左右。这样的估值情况和腾讯的盈利水平是否匹配?腾讯现在值不值得买?

杜可君(格雷资产副总经理、合伙人):腾讯营收同比增长率在20%左右,我认为市盈率33倍是合适的。

余晓光(泽诚资本合伙人):腾讯本质是一个流量公司,5g时代流量会变大几十倍,腾讯也将优先享受此波红利。尤其是现在这个转折点上,5g还未清晰,而现有业务显示出有很好的支撑并持续向好的趋势下,现在的价格起码是比较“安全”的。

而无论是腾讯还是阿里,在经济发展科技的发展过程中,都属于冲浪型企业。在腾讯发展的历史过程中,经历过比现在更困难的时刻,对头部的科技公司,投资者一定要给予耐心。

陈海涛(大湾汇投资人、私募基金经理):对于2.83万亿人民币市值的腾讯而言,估值还是要看利润和市盈率的。当前,对于成长股估值也要看未来几年的增速和peg。个人预计,2019年腾讯净利润约1000亿人民币,动态pe28倍,相较于未来产业互联网突破之前预估的20%左右营收和利润增速、peg1.4>1,估值还是偏高。

但对超长线投资者来说,当前略高的估值对其投资影响可能并不大,优秀的公司或许有惊喜,应该适度有溢价,这主要取决于每个投资者的投资风险偏好。

《红周刊》:从业务空间来看,您认为腾讯旗下哪些细分业务有望发展为千亿规模的业务?

杜可君(格雷资产副总经理、合伙人):我认为游戏、广告和金融科技可以,其他方面比如音乐、视频、文学、体育等领域成为千亿级别的可能性不大。其中,最值得关注的是,腾讯未来有望成为全球最大的游戏公司,包括游戏的开发、运营、周边。

《红周刊》:在财报之外,腾讯在11月初传递出“用户为本、科技向善”的新愿景,还将公司在ai、机器人、量子计算、5g、边缘计算、iot物联网等领域的设想和布局公之于众。您怎么评价腾讯的科技向善以及前沿布局?

叶桦(云一资产总经理):伴随着科技的发展,特别是5g网络的大范围应用,无论是数据信息的采集点以及数据信息发布点都将以几何级数大幅地提升,而线下这一系列的采集点及发布点,就对应了我们说的iot终端等大量硬件设备。因此,无论是阿里成立平头哥、百度allin自动驾驶人工智能,都是希望在未来信息化程度更高的时代从信息的最终端开始取得自身的竞争优势。腾讯过去已经通过大量的投资在各个科技前沿领域进行了布局,已经进行了大量资金的投入,目前的设想与布局并不是突发奇想,后续公布后将进行的是对资源的整合与优化。

杜可君(格雷资产副总经理、合伙人):“科技向善”一直是腾讯坚持的原则,虽然网络内容很容易让人上瘾,但腾讯并没有根据用户的喜好投其所好,而是希望更客观、更理性地帮助用户认识世界。例如游戏领域,腾讯启动了青少年防沉迷系统;在广告上的投入也没有采取杀鸡取卵的方式;在视频推送方面,腾讯不会因为用户喜欢“猫咪”的视频就一直推送相关内容,而是希望用科技将人们引导到更有质量的生活上去,用科技提升社会的效率。

(本文已刊发于11月23日的《红周刊》)

相关阅读